集体失常只靠科芒救场拜仁“便秘”因队内太和谐?

继上周六下午在联赛中客场2比4完败给升班马波鸿,拜仁又在周三晚的欧冠1/8决赛首回合险些再遭滑铁卢,依靠“里斯本先生”科芒第90分钟的后点包抄破门才惊险地客场1比1逼平近邻萨尔茨堡,避免了纳格尔斯曼任内的首次连败,但今季首次连续2场比赛不胜。显然,缺少了诺伊尔、戈雷茨卡与阿方索戴维斯,拜仁的赛季进入到一个小小的瓶颈期,用基米希的话来说那就是“目前的运转并不顺畅”。

当初欧冠1/8决赛抽签出现技术错误而要重抽,拜仁的对手从马德里竞技换成萨尔茨堡时,不少人为此欢呼雀跃,认为拜仁抽到了“大礼包”。但实际上,打马竞未必会有想象的那样困难,而打萨尔茨堡也不会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这两队都是上赛季小组赛的对手,拜仁及其球迷其实都不会陌生。拜仁当时尽管对马竞只是1胜1平,对萨尔茨堡则是双杀且攻入9球之多,但以比赛过程论,“斗牛”的180分钟其实远比对马竞两回合(主场4比0大胜,客场用替补阵容1比1逼平)困难与波折。进入本赛季以来,投入巨大的马竞始终没有走上正轨,西甲卫冕希望已然渺茫,欧冠也险些小组出局,仅积7分为最低分的出线球队。反观萨尔茨堡在德国少帅雅伊斯勒调教下更加注重攻守平衡,不再像马什任内那样不计后果地疯狂进攻,成功实现了欧冠小组出线的历史性突破。

就在拜仁做客萨尔茨堡的比赛开球前,马竞在西甲第21轮的补赛中竟以0比1负于垫底且几乎保级无望的莱万特(相当于德甲副班长菲尔特),似乎在某种意义上预示着接下来的90分钟绝对不会轻松。果然,与4天前在鲁尔区的遭遇大同小异,尽管用托利索重新取代于帕梅卡诺而变回3241,拜仁在上半场还是难以制造有威胁的进攻。前场5人组——莱万多夫斯基、穆勒、萨内、科芒和格纳布里表现得不够兴奋,相互之间缺乏有效联系,基本只能靠两边的格纳布里与科芒单打独斗。而且这一回更糟的一点在于,莱万完全被孤立了。

进攻便秘,自然连累后场受压。萨尔茨堡通过开场后第一次有效的从后场发起的快速由守转攻,就由替补前锋阿达穆首开纪录。这次反击,源于穆罕默德卡马拉在本方禁区前沿抢球后迅速一脚斜长传送到前场右路,速度飞快的阿德耶米一对一面对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带球内切,并成功将球从托利索和基米希之间传了过去,阿伦森禁区弧顶勉强伸腿一挡滚向左侧,阿达穆禁区线内顺势右脚弧线球兜入球门右侧。

严格来说,对于这个角度并不算太过刁钻的射门,乌尔赖希至少应该触碰到球,但他未能完成腾跃,只是原地象征性地张开手臂。而更大的问题在于,在这次由攻转守的过程中,拜仁3名中卫与2名中场其实已经及时回位,在防守三区形成5防4的局面,结果依旧被打穿。

纳帅就说:“我们所丢的那球其实防起来是相对容易的,尽管射得不错,但是可以避免的。”在纳帅看来,卢卡斯之所以想防阿德耶米的外线,是因为他并不清楚自己身后有没有队友,这是沟通上的问题。如果有人能大声提醒他,卢卡斯“肯定会对阿德耶米防得更加主动。就算他在边路一对一防守失败,我们在中路还可以二防一。”

拜仁第21分钟就丢球。仅仅3分钟后,拜仁又在禁区内5防1的情况下,依旧让阿伦森横向闪开角度强行左脚劲射,好在这一次乌尔赖希作出了精彩扑救。或许是受到上一场惨败的影响,拜仁球员显得有些急躁与不安,直接放大了攻守两端的混乱与无序。

萨尔茨堡与波鸿有许多相似之处,盛传已无限接近于多特蒙德的德国国脚阿德耶米就像是霍尔特曼,他的速度与盘带是反击利器。而在无球状态下,萨尔茨堡也像波鸿那样,并不是全军退守摆“双层大巴”,而是在中前场留下不少兵力去逼抢持球球员,就算无法在高位抢走球权,也可以有效打乱拜仁的进攻节奏。半场结束前,阿德耶米甚至在禁区内逼抢帕瓦尔时被连人带球踢倒,好在VAR检查后并未介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当然,像波鸿打拜仁上半场(尤其是最后10分钟)的那种超神发挥,不可能每场都出现。半场仅1球落后,给了拜仁足够的可操作空间,尤其是当萨尔茨堡随着体能下降而无法保持上半场的逼抢力度后。即便整体或局部运转不顺,拜仁也依旧拥有像科芒这样的顶级爆点。于是换边后,几乎就变成了法国边锋的个人表演。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对位防守的丹麦右闸拉斯穆斯克里斯滕森愈发狼狈,不得不依靠索莱、卡马拉以及门将克恩等队友轮番补锅。

当纳格尔斯曼在第77分钟用舒波-莫廷换下格纳布里,科芒还是继续踢左边路,萨内则换到右路。这种坚持,最终在第90分钟得到回报:帕瓦尔右肋斜吊经由穆勒头球后蹭落到了“科芒区域”,克里斯滕森只顾着纠缠莱万多夫斯基,完全忽视了身后的科芒,被“里斯本先生”抢先一步左脚绝平。

问题在于,科芒劲爆的个人表现,无法有效带动前场5人组的其他4个。科芒一人完成多达7次射门,却无法为莱万送出哪怕一脚妙传。最终,在全队射门多达22次的情况下,“世界足球先生”竟然交出0射门的尴尬数据,这也是拜仁表现狼狈的其中一个缩影。

照理说,在连续第4场比赛联袂首发的情况下,前场5人组之间不会缺乏默契。对波鸿的时候还头球助攻莱万首开纪录的科芒,也没有理由故意不给莱万传球。但这场比赛,他们各自为战的观感尤为明显,而且除了科芒之外,其他4人的锐利度明显不足。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荣誉主席赫内斯在兵败波鸿后曾表示,他听说目前“球队的气氛很好——也许是太好了。没有足够的冲突。”纳帅在赛前对此表示赞同,同时还指出戈雷茨卡、戴维斯以及穆西亚拉等人的集体缺阵,导致球队缺乏足够竞争,“只有在转会市场上活跃起来,我们才能在队内制造冲突。”

换言之,纳帅认为目前的阵容厚度不足,一旦出现一些伤病就无法有效轮换(最近4场比赛,只有在波鸿用于帕梅卡诺替换托利索以及本场两人重新对调属于主动轮换,外加乌尔赖希顶替受伤的诺伊尔,对柏林赫塔、莱比锡RB和本场的非门将位置首发阵容完全相同),从而导致主力产生身体与心理的惰性。这番话,显然也是说给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听的。

尽管大部分主力状态不佳,拜仁好歹还是惊险扳平了,而且还有机会在补时阶段逆转。第94分钟,替补登场的扎比策禁区左侧起球被索莱挡了一下高高吊向中路,出击的克恩在穆勒干扰下单拳未能把球击远,萨内停球后准备打空门,主裁判奥利弗却吹罚了穆勒犯规。

对于这次吹罚,纳格尔斯曼非常不满,赛后直接走到场内当面向奥利弗抱怨。一方面,慢镜头显示穆勒在与克恩身体接触的过程中根本动都没动,没有明显的犯规动作;另一方面,就算穆勒真的犯规,也完全可以事后通过VAR纠回来,根本没必要匆忙吹哨。纳帅就说:“我无法理解为何我们可以允许越位了7米的球员继续踢28分钟才吹。而这种在小禁区内没有身体接触的情况,却要立即吹哨。那是100%的得分机会。这个决定糟糕得不可思议。”

不过,对于在客场拿到平局,纳格尔斯曼并没有抱怨,“当然,我们想要赢下来,但是当你这么晚才扳平,你就得接受平局。”这是一场令拜仁身心俱疲的平局,科芒也承认自己在比赛尾声已经非常疲劳,“但你总是要坚持下去,并且拼到最后。我们当然想要获胜,但最终打平也比输球好。”

没错,拜仁不仅避免了0比1落败,甚至还避免输到0比2。第80分钟,卢卡斯埃尔南德斯在角球二次进攻的过程中从中圈送出一脚危险的斜长传,结果被卡帕尔多抢断,继而酿成门前险情,好在阿德耶米的小角度低射被乌尔赖希用脚挡住,阿达穆补射空门又被帕瓦尔倒地挡出右门柱。

曾帮助拜仁拿到2001年欧冠冠军的英格兰名宿哈格里夫斯就指出:“拜仁不再是热门之一。也许在诺伊尔和戴维斯回来后他们还是,但在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表现之后,他们不再是了。曼城和利物浦遥遥领先。”

往积极的一面想,戴维斯有望赶上3月8日的第二回合,戈雷茨卡也有复出的可能性,加上主场之利与观众回归,拜仁将拥有较大优势。而且不要忘了,萨尔茨堡本赛季以来主场异常强势,小组赛3场胜利都是在主场获得(2比1里尔、3比1沃尔夫斯堡、1比0塞维利亚),而且各项赛事16个主场从未失球超过1球,拜仁所得到的结果真的不差。总之,雅伊斯勒的球队真不是什么“大礼包”。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Leave a Comment